天气信息

河北某验配师谈听障儿童康复的一些误区

河北某验配师谈听障儿童康复的一些误区

误区一:贵人语迟
  聋儿言语康复的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听障被发现、诊断及有效干预的时间早晚,通常干预的越早,孩子获得的语言信息量就越大,康复效果则越明显。而有相当一部分家长在聋儿降生后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而宁愿相信中国的一句古话:“贵人语迟”,甚至发现有些家长在购买助听器后,仍碍于“面子”或家庭长者的影响下不能继续坚持给孩子佩戴助听器。最终导致孩子错过了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不得不以手语进行交流。
误区二:有病乱投医
  虽然经过医学、听力学专家诊断了感音神经性耳聋,并明确被告知目前在国际上对感音细胞损伤的治疗仍然是空白,还是有很多家长无法控制侥幸心理,把很大精力放在给孩子“寻医问药”而非助听、康复中来。家长“有病乱投医”的心情可以理解,但通常这种诱惑都会花费很大的价钱,在本不算充裕的经济预算中雪上加霜,最终导致助听、康复费用吃紧,影响孩子康复效果。
误区三:人工耳蜗与助听器
  1.随着人工耳蜗技术的不断成熟和发展,收到越来越多的医生和家长的强烈追捧。不可否认,人工耳蜗对于重度到极重度听力损失患者来说,确是终极的解决办法,它的出现给很多通过助听器康复无望的聋儿带来了福音,让无数家庭从中受益。但现在有些城市,人工耳蜗的适应症被过度放大,临床医生存在“矫枉过正”的观念,给轻度或中度的孩子也推荐耳蜗植入。导致本来助听器能够充分补偿孩子听力的情况下,盲目的选择了人工耳蜗植入,给家长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给孩子增加了手术所带来的痛苦。而实际上,当患儿平均听力≤80dB HL时,现代的助听器技术是完全可以满足听力补偿的,只有当听力超过81dB HL,佩戴助听器3个月以上效果不明显者,在排除了手术禁忌症的基础上才推荐人工耳蜗植入。
  2.另一方面,也有部分验配师从助听器销售或保护残余听力的角度过分的贬低人工耳蜗的价值,这就步入了另一个误区。截止今日,对于患干音神经性耳聋的患者来说,人工耳蜗植入(CI)仍是让这一人群获取听力的终极解决办法。对于平军听力损失极重度(≥81dB HL)且助听器补偿效果不佳(看唇语水平以下)、耳蜗、听觉神经系统及精神智力发育正常、能承受手术打击的患儿来说,验配师还是应该本着“对孩子的一生负责”的诚恳用心,推荐患儿进行人工耳蜗植入手术,以帮助孩子获得更强的声音刺激和量好的语训效果。
误区四:重视价格而忽略服务
  随着国内外助听器产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丰富的产品不断呈现在聋儿家长眼前,令其应接不暇,而接踵而至的厂家宣传更是令很多家长举棋不定,而国内经营助听器的商家服务水平更是千差万别、鱼龙混杂。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些专业性、技术性服务能力较差的验配机构为了生存,开始以各种方式招揽生意,以打折、低价诱惑消费者,导致一部分家长只关注产品价格,而忽略对孩子康复而言更为重要的因素:专业服务。
  然,由于目前市场上助听器多为国外进口或进口配件组装,价格相对昂贵,作为已经身负重担的聋儿家长承受起来较困难。但如果只重视价格而忽略了专业验配、效果评估等因素,给孩子“购买”的助听器将很难满足孩子的听力需求,放大过大或过小,声音过尖或过粗等等,不但不能达到给孩子听力康复的结果,严重的甚至会以为盲目调试助听器导致孩子听力再度损失。轻则影响孩子的语言康复进程,重则因错过言语皮层发育最佳时期而耽误了孩子的一生。

误区五:助听器越调越好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获得儿童准确听阈相对较难,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智力发育的成熟,聋儿助听器选配确实是需要经过反复、多次的专业调试和评估才能达到准确的补偿效果。但这并不是说助听器调试的次数越多效果就越好。很多家长喜欢经常性、习惯性的到验配机构给孩子调试助听器,认为调试次数多了,助听补偿就会更接近孩子的真实需要。而实际上,对聋儿助听器验配而言,更重要的是通过各种测试方式获取孩子准确的、全频率的裸耳听阈和助听听阈,而非盲目的定期调节助听器。一旦孩子能准确测得裸耳和助听听阈,在孩子听力没有发生改变之前,不建议反复多次的对助听器进行调节。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